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历史咨询

父爱高远,像天边星月,清淡,却散发永恒的光芒_情感
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我们的秘密,糕点里藏着的父爱

父亲有些怕母亲,这对我们来说,是不能说的秘密。每次,母亲只要不满意父亲做的事情,就会好几天不理他。家里就冷冷的,母亲板着脸,父亲就小心翼翼的有些可怜。平时高大的身体此时似乎都矮了几分,只有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在家里肆意疯狂,想用自己的吵闹让父母一起发声,然后和解。

他们的和解也不需要道歉,只要父亲开口和我说话,说到母亲忍不住插嘴进来,他们就算和解成功了。也就意味着母亲的气消了。

父亲不管家里的经济,仅有一些有限的零花钱。每次买东西,除了母亲授意的,其余的母亲都会归为“乱花钱”。但是,偏偏我是家里有名的馋猫,为了满足我的馋嘴,父亲就会找机会,骑着他那全身叮当响的自行车出门。

我们会骑出很长的路,一路上,我们非常悠闲。会看看路边的牛羊,吆喝几声乱挡路的鸡鹅。父亲会和我说起他们卖牛羊怎么捏手谈价钱。

等我们骑够了,随意找个路边的小商店,进去买喜欢的糕点。那个时候我最爱吃的也就是一种叫麻饼的甜食,我们只买半斤,因为刚好我们两个吃完。

我们会随便找个路边的地方坐下来,边吃父亲会边叮咛我:“回去不能说,省得你妈不高兴。”我当然使劲点头,因为我还想有下一次呢!返回的路上,车子速度似乎比以前快了许多。

父亲没有埋怨过母亲的经济控制,他总是说,“你妈比我想得多。”

有时,我还会故意留一个在路上慢慢吃,一路上就留下糕点纯美的香甜。也感受着父亲对母亲听从中默默的爱意。

这香甜,一直留在记忆的最深处,有时候会伴随着父亲抽着旱烟的缕缕烟味。现在,父亲远去,只留下父爱萦绕心头。那爱里,总有丝丝麻饼的香甜。

大自然的美味里,传递着无声的父爱

父亲那时在村里的林站上班。所谓林站,是当时大面积栽种树木的休息点,为了防止乱砍乱伐而设置的。

父亲去林站会带上我,因为地里有太多好吃的。

金灿灿的蒲公英花苞吃过,饱满的“牛奶头”就嫩生生的可以嚼啦!很快,脆甜的嫩豌豆角又可以大快朵颐。等到再长的饱满一些,捏起来硬硬的,皮也变得坚挺,那就可以煮着吃了。这一切的美味,都是我跟在父亲身后一个个完成采摘,蒸煮的。父亲把大自然赋予的美味又传递给了我。

他总是说,只要在地里,就不用担心被饿着,土地爷喜欢看着我们耕种呢!他老人家喜欢热闹。所以,一年中,除了冬天上冻的时候不能干活,其余时间,家里人都在地里劳作着。神奇的故事,蕴藏独特的父爱

父亲爱给我们讲故事,有个故事,到现在都记忆深刻。

有个孩子,到大树背后解手,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升起来了,就像腾云驾雾。孩子回去兴奋地告诉家里人自己快成仙了。家里人觉得奇怪,就让孩子又来到大树下试试。这一试啊,把家里人差点吓死!原来,茂密的树上伸出一颗巨蟒的头,正张着血盆大口把小孩子向上吸。村里人赶紧一起来,把巨蟒打死了,发现巨蟒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猎人的箭给射穿,像钉子一样钉住了,只能靠吸食了。

这个故事父亲经常讲,讲完了就又加了一句“人啊,千万不要想着天上掉馅饼,那馅饼肯定有问题。”

父亲还讲了很多的故事,什么大力士拔柱子,人头蛇吃西瓜,讲完了,都会加一句感叹!而这些感叹,也成为了我以后做事情的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
大多数情况下,父亲都是平静而沉默的,这也让我学会了踏实沉稳。就像今天的这篇文章,简单而琐碎。我觉得,似乎稍微的华丽和夸张,或者深刻,都是对父亲简单,平静,沉默的一种亵渎。

父亲早已远去,而爱始终伴随我,像天上淡淡的云,像星边微微的光,清淡而永不消逝。

Power by DedeCms